两会热议海外安保
2012/3/15
 

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风险,或许中国电力建设集团董事、总经理马宗林感受更为深刻。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他在此间举行的全国两会上呼吁,建立国家级海外项目预警体系、国家保护机制以及国家级国际应急救援机制三大机制,以应对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面临的不断上升的非传统安全风险。

 

今年128,苏丹反政府武装分子袭击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苏丹南科尔多凡州的工地,29名中国工人被劫持。随后,中方展开全力营救,被劫持人员安全获释。

 

随着企业“走出去”步伐加速,中国海外投资量不断增加。根据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2011年世界投资报告,2010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占全球当年流量的5.2%,首次超越日本、英国等传统对外投资大国,居全球第5位。

 

另据商务部、统计局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公示,截至2010年底,中国共有13000多家投资者在境外设立了对外直接投资企业16000,对外直接投资累计净额达3172亿美元,位居全球第17位。这些烙有“中国印”的企业分布在全球178个国家和地区。

 

多名出席全国两会的代表和委员用“刻不容缓”来形容当前维护中国海外资产安全的紧迫性。他们警告,由于世界经济格局和政治格局不断发生变化,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巨额资产在安全保障方面受到严峻挑战和考验,人员安全也面临巨大威胁。

 

马宗林建议,整合国家情报、外交和安全等相关部门,建立国家级的国际预警体系,给中国企业执行海外项目提供准确及时的预警;鼓励保险公司针对海外非传统安全开发相应的专业保险业务,让“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中获得可靠的保障力量。此外,建议国家专门针对海外紧急救援事项建立一套快速反应、专业高效的救援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澳门生产力暨科技转移中心主席杨俊文亦呼吁国家尽快完善对海外资产的安全维护机制,强化防控和监管职能。他还特别强调,鉴于国际上对中国企业海外资产运作持有戒心,相关企业在实际操作中可转换海外资产运作主体,以此规避被投资国的政治歧视。

 

“香港在与内地企业携手‘走出去’过程中可以发挥独特优势。”另一名港区全国政协委员蔡冠深对此呼应说:“‘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既是国家的特别行政区,又是独立经济体,可以作为内地企业及资金进军海外的跳板,避开政治因素的干扰。”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万季飞则呼吁国家尽速建立海外投资法律保障机制,通过制订《中国对外投资法》及配套法律法规,保护并促进中国海外投资项目健康发展;要引导企业在进行海外投资时,搭建符合国际惯例的企业治理平台,实现国际资源的优化配置与组合,提升中国企业的跨国经营水平。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接受《南方日报》专访,对建立中国黑水版公司执行海外安保作出解读。他表示,当前国际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威胁交织出现,中国公民在苏丹、埃及等国频繁遭遇洗劫、绑架乃至人身伤害,许多中资机构也屡遭劫掠和破坏。推动公共外交,建立和完善我国海外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保护体系刻不容缓。

 

企业要避免卷入外交纠纷而殃及自身

 

南方日报:目前公共外交在全球各国交往中的作用是否有所变化?

 

韩方明:这是国家领导人重视公共外交的体现,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信息革命的深入,我国普通民众在国外的地位也与日俱增,公共外交适应了此种变化,是外交民主化和社会化的必然结果。

 

南方日报:目前经贸金融合作已成为国家领导人出访所必不可少的项目,但对企业而言,除了对外经贸这一基本职责,是否也需要担当外交重任?

 

韩方明:企业的存在主要还是为了从事投资和经营,要其担当外交责任恐怕需要谨慎从事。就政府而言,不能强迫企业从事外交工作,就企业而言,对参与外交也要慎重,避免卷入一些外交纠纷而殃及自身。最好是两者能够目标重合。

 

南方日报:去年以来,中国周边局势并不稳定。有说法认为中国综合国力越强,外界质疑越多。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韩方明:主要原因在于中国是一个与所谓西方社会意识形态大不同的国家,虽然融入了市场经济,但依然保持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国际上很多人对中国实力的上升抱有怀疑态度,担心会引发周边国家的政治不稳定。要在短时间内改变这一看法是不可能的,需要从长考虑。但有一条,中国的政策不要随便变化,只要坚持和平发展道路不动摇,这一质疑会慢慢缓解。

 

要允许中国安保公司走出国门

 

南方日报:前段时间,从苏丹到埃及,中国海外劳工频繁遭到绑架,此前类似案件也有发生。您认为这是偶然还是越来越多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必然?该如何有效保护海外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

 

韩方明:这是一种必然现象。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正在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向世界各地延伸发展,国际社会的风吹草动都会令中国的发展遭受池鱼之灾。也许西亚北非震荡仅仅是一个开始,海外政治风险问题已经越来越逼近中国。

 

目前,我国海外公民安全保护综合能力仍不能与所面临的威胁相适应。政府涉外部门和中资机构联动不足,驻外机构自身安保能力良莠不齐,国内专业安保公司海外业务发展滞后。长远来看,需要借鉴其他国家成熟经验,比如要允许中国安保公司走出国门,结合我国国情建立与美国“黑水”公司类似的安保公司,承担更大的安全防范任务,并建立与当地警方的联防机制,为高风险地区的驻外机构和企业提供武装安全保障。此外,还要鼓励中国非政府机构、民间智库走出国门参与安全防范、预警、评估和培训。

 

南方日报:从海外领事保护角度讲,中国需要改进什么?

 

韩方明:作为一个经济总量居世界第二位的大国,中国在海外利益保护和海外政治风险管理方面需牢牢确立以独立自主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方针,最主要的还是立足于依靠自身解决问题。我相信,这些海外风险不会阻挡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领事保护面临的新情况和新问题,无法回避,我们仍有改善的空间和余地,领保基础设施和人员投入的同比增长是需要政府尽快考虑的。 

 

返回

如希望了解更多详情,请致电我们的客服热线:0755-26451071或发  E-mailkrs@keen-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