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博士作《当前中国经济安全态势》的专题演讲
2009/10/17
 

应武汉市政协的邀请,20091015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江涌博士作《当前中国经济安全态势》的专题演讲。

 

江涌,经济学博士、研究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经济安全与世界经济理论研究。参加过多项国家重大课题研究,迄今在《求是》杂志,《人民日报》、《瞭望》周刊、《半月谈》等报刊上发表论文一百五十余篇,经济学随笔两百余篇,并出版著作五部包括新著《猎杀中国龙”——中国经济安全透视》被誉为国家主义派的代表性人物。

 

很多人对经济安全概念的理解不同,也就自然会形成不同的判断。江涌博士认为经济安全是指主权国家的经济发展和经济利益在受内外部的威胁时,不能保持稳定、均衡和持续发展的一种客观状态和主观感受。他从宏观、中观,微观三个层面对中国当前经济态势进行分析,认为中国当前的优势资源包括环境、矿产、人力都遭到破坏,经济精英阶层以精英自居却不干精英的事,常常为自己一己之私不惜牺牲国家利益。中国当前维护经济利益的手段增强了,但是利益点也增多了。

 

 

中国经济为什么越来越不安全了呢?江涌博士认为威胁中国经济的因素来自以下几点:

 

一、美国的经济强权:中国是世界天生一极,天生就能挑战美国霸权,而且我们还有反对霸权的旗帜,所以美国必然要遏制中国。

 

二、国际金融市场的动荡:与全球化拥抱越紧、开放度越大中国就必然受到越强的影响。

 

三、外在因素的内在化:现在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工业间谍就在身边,经济杀手就在台上。

 

四、贸易摩擦不断增多:通过外贸来拉动经济增长,在危机下,是很困难的。

 

五、知识产权纠纷日益激烈:中国长期放弃自主创新,越落后越引进,越引进越落后。

 

六、国际资源争夺日趋激烈:国际市场被跨国公司垄断,自由市场自由贸易完全是幻想。

 

 

之后江涌博士又分析了影响中国经济安全的内在因素:

 

一、社会矛盾凸显。

 

二、经济安全意识薄弱。

 

三、涉外利益集团的影响非常深刻。大的经济安全事件都或多或少的与涉外利益集团相关。

 

四、认知的偏差损害维护的有效性。中国经济安全的核心是金融,而不是制造业。

 

五、防范风险能力低,各行业应对能力参差不齐。中国发生危机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江涌博士认为中国在某些方面的不当改革和开放过度增加了中国经济安全的风险,对中国经济安全造成了伤害。接下来他分别从水资源安全、粮食安全、能源资源安全、制造业安全、流通业安全、信息安全、金融安全等方面对中国当前的经济安全态势进行了详尽的分析。

 

一、中国水资源安全

 

我国有众多的大江大河,亚洲80%的水资源源头在中国,中国尤其是中国南方地区用水较为容易,故长期以来我们对水资源缺乏足够重视。我们只有将水作为商品资源,战略资源,民生资源的三重属性全部考虑到,才能全面认识水。水是蓝金,是石油,国际上正在石油化,过去我们为石油而战今后将为水而战。从国家层面来看,就是要防止水污染、和资本对水的控制,例如拉美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经被一些被跨国垄断资本控制了水务,连在后院打井也要给跨国公司交钱。而我们恰恰发现,国际上的经验和教训也即将在中国出现!陕西,天津,上海等地已出现了这种态势。

 

而且水争端也并不是很遥远的事情,甚至会在不久的将来将出现。印度已经在与中国接壤的东段地区陈兵数十万,其一是领土要求,另外一个就是水资源的要求。中国为自身发展实施的南水北调引起印度的高度关注。石油资源尚可替代,而水却是不可替代的!所以水资源必须有足够的重视。

 

二、中国粮食安全

 

江涌博士首先援引了中国历史说明粮食对维持国家稳定的作用。并指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就是:2015年解决全球粮食问题,故粮食增长相对于人口增长不是主要问题,气候变化也是幌子,而粮食安全中最主要的是对市场的迷信。自由市场是粮食安全的最大问题,不能没有市场,但是不能依赖市场,想通过国际贸易来解决粮食问题是非常危险的。中国大豆的覆灭就是由于过度相信自由市场。以航天员的选拔为例说明,粮食的质量对人的身体健康有重要的影响。基辛格说如果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的国家;如果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世界。美国是一个霸权国家,他不仅要控制石油,还要控制粮食最终控制整个世界。

 

三、中国能源资源安全

 

近期,中国要对焦炭,稀土等领域进行控制。但美国日本欧盟对中国诉诸WTO说中国限制自由贸易,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正在陷入资源劫难。我们常认为,气候变化是个科学问题,但气候变化议题就是不再是科学议题而是政治议题了,这一议题将对中国造成重大杀伤。气候变化议题已成为发达国家对付新型市场对付发展中国家实现美国霸权的新工具。工业化,城镇化,居民生活现代化都离不开碳,发达国家正在对中国进行釜底抽

 

而作为主力军的国营企业和生力军的民营企业根本没有考虑气候变化碳排放和低碳经济,只有外资企业在积极行动搞碳交易,对整体进行布局。中国对气候变化议题在三度(战略高度,社会广度,大众深度)上的认识不够。

 

四、中国制造业安全

 

这一点其实不须多讲,大家都很明白:悲哀还是在持续上演着,中国现在已经是汽车第一大国,但现在只有QQ,吉利等低端汽车。西方有良知的学者说改革开放的成就不全是市场化的,而是在前人基础上的,是在毛的基础上的。江涌博士认为我们现在的财富有三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对前人基础上的变现;而可悲的是,另一部分则是对后人的贴现,是吃祖宗饭、断子孙路;最后一部分才是现在的人创造的,而且也是少的非常可怜的。

 

五、中国流通业安全

 

江涌博士认为:中国流通业面临的最大威胁是被跨国企业垄断与控制。中国的产业布局现在是大制造,小流通,低消费,这是典型的产品经济思维,我们需要的是强势制造,大流通,大市场,以流通引导产业推动消费,应该有新的构建。经济结构越合理,经济的稳定性就越强。没有战略只有应对策略,中国经济就会越来越被动。

 

六、经济信息安全

 

最大威胁是经济杀手和工业间谍。各跨国公司尤其是金融机构都有自己的情报部门,而且这些情报部门都是很讲政治的,为国家服务的,恰恰我们的精英和企业缺乏这一点,我们应该学美国所做的而不是美国所说的。

 

七、中国金融安全

 

这场金融危机使人们意识到金融安全对我们来说是很严峻的。西方发达国家经济达到了稳定,世界经济趋稳,金融海啸在世界的蔓延得到了较大缓和,围绕气候、新能源、低碳经济等开始争夺新经济制高点,金融主导权的争夺日益激烈,表明已进入后金融危机时代。我们已经错过了崛起的最好的机遇,反而大国责任扑面而来。在增加援助,货币灵活,刺激经济增长,稳定金融秩序,都要中国承担更大的责任。我们的错误在于只要认定人民币和美元绑定,老百姓就看不出人民币在缩水。

 

而香港也只是在名义上,政治上回归了,政治上我们可以控制而经济上仍然被英美资本控制,为英美服务。这些英美资本以香港为影响大陆,实现财富转移的桥头堡。大陆和香港之间的金融屏障形同虚设,中国目前诸多的金融风险特别是股票和房产市场都是香港运出去的,但是现在是一国两制,基本法五十年不能变,相信未来还是大陆金融风险的后门。

 

随后,江涌博士也在阐述了目前我们国家经济安全现状的同时,与在场听众就一些问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场面非常火爆。

 

返回

如希望了解更多详情,请致电我们的客服热线:0755-26451071或发  E-mailkrs@keen-rs.com